当前位置:1新疆浙江商会 >> 商海看台 >> 浏览资讯
浙商第三次走到了十字路口
浙商第三次走到了十字路口

    一直以来,浙商素以稳健长寿著称。中国民营企业平均寿命只有2.7年,而浙商的存续周期达到7年(2007年中国民企峰会发布)。财经作家吴晓波的前后二部《大败局》所列19位败局主人公,没有一例发生在浙江(只有一位浙江籍的托普软件董事长宋如华是绍兴县平水镇人,其在四川成都创业发家,2004年远走美国迄今未归)。

  创业40余年的鲁冠球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常青树,从打铁铺起步,到公社农机厂到乡镇企业再到跨国经营的民营企业,今年已经68岁的老鲁依然宝刀未老。冯根生则是国有企业的不倒翁,第一届中国优秀企业家金球奖得主中最后的硕果仅存者。服役国企超过60年,76周岁才全身而退。这两位前辈创下的记录,在全国都罕有其匹。

  但是2008年以来,浙商却成为一系列负面新闻的主角。2008-2009年,破产倒闭的知名企业有数十家,其中包括百亿企业、百强企业和上市公司。而2011年,曾经被视为中国民营经济策源地的温州,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。这一次,破产、跑路、自杀等成为媒体聚焦的关键词。

  尽管真实的温州并不像部分媒体渲染的那样糟糕,温州也并不能完全代表民营经济或者浙江经济,温州商人也只是浙商群体的一部分。但浙商头顶的光环,较之于高峰期确实有所暗淡。一个可以佐证的数据是:2011年10月发布的中国民企500强,这是全国工商联发布的官方排名,浙商毫无悬念的取得该排行榜“十三连冠”。但上榜浙商144家,比上年骤减36家。而在2006年浙江省上榜民营企业203家,一个省相当于广东山东江苏三个经济大省上榜中国民企500强的总和。在这个各领风骚三五年的快节奏时代,浙商能否一直领跑,并非毫无悬念。

  在2011年浙江省的财经类评选榜单上,浙江物产的董事长胡江潮是常客。他领导的浙江物产成为第一家闯入世界500强排行榜的浙江企业,这个零的突破让胡江潮的当选显得无可争议。但在民营经济的大本营浙江,率先取得世界500强俱乐部的入场券的却是国企。多少让民企有些尴尬,而且浙江物产基本上处于竞争性领域,所以民企同行们并没有太多的不服气。

  浙江物产的强势上位并非只是国企做大的孤例。2011中国企业500强,浙江企业上榜数由上年的35家增加到44家。与中国民企500强不同,前者以国企为主,后者全为民企。这两张榜单的一增一减,透露的正是转型期浙江民企升级突破的紧迫感。

  时至今日,传统意义上的民营企业先天优势已经稀释殆尽,而其自身的不足开始暴露出来。传统国有企业的常见病症,民企并没有天然的免疫力。人才不足、凝聚力和归属感弱化、决策质量不高、管理水平低下等问题,日益成为制约民企做大做强的瓶颈。

  盘点浙商三十多年的演进史,浙商民企正在经历其成长道路上的“第三个十字路口”,或者说“第三个关口”。前面两次更多的是来自政策层面的制约与束缚,而其时民营企业自身的生命力和成长性蓬勃旺盛不可遏抑。但这第三个“关口”,既有政策环境的不确定性和总需求不足的制约,更重要的是企业家素质能否适应新的复杂环境?如何从再创业的激情(企业家精神)、企业家能力和文化价值观等三大方面持续提升,进而持续提高企业的生命力和竞争力,成为浙商在第三个十字路口“不会走错”的关键。(作者系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)

 

0% (0)
0% (10)
】【打印此文】【收藏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头条资讯

栏目推荐

商会介绍 | 商会章程 | 机构设置 | 联系我们 | 标志释义 | 诚聘英才 | 在线留言 | 入会须知 | 入会登记表 | 入会申请表 | 友情链接